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言情 > 王者

章節目錄 2171 開席前的明爭暗斗

    一定要給陳圓圓一點顏色瞧瞧,我想到個計劃,把她拖進玉米地嚇唬嚇唬她,還不能讓她認出我來,這樣做有個好處,那就是別人不會想到是我,肯定會聯想到前一段犯案的那個人。黑巖網heiyan.co

    心里一旦有了這種念頭,它就跟種子埋進土壤里一樣會慢慢的生根發芽,我幾乎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在琢磨我這個計劃,比如我該怎么不被她認出是我來,如果她大叫怎么辦?如果剛好有路人經過怎么辦等等,總之我想了很多,也放棄過這個念頭,但終于有一天下起了雨,我覺得這天氣適合我的計劃,我不想再等了。

    這天下午我給老師請假說家里有事沒去上課,快放學的時候,我就穿著雨衣。帶著我爸的墨鏡出了門,早早的就藏在了路邊的玉米地里,聽著周圍的下雨聲,我心跳特別快,我也想過打退堂鼓,但一想起陳圓圓跟她爸那惡心的嘴臉。我就有種豁出去的氣魄,我不管了,今天一定要收拾陳圓圓。

    約莫著時間差不多了,我見縣城的方向上,有個人影出現了,看那粉色的自行車。可不就是陳圓圓嗎,她當時也披著一件huáng 色的雨衣,特別顯眼,我往路的兩頭看了看,并沒其他人,真是天助我也。

    等人快到我跟前的時候。我感覺心都要從嗓子里跳出來了,我把墨鏡戴上,準備上去動手,但發現墨鏡戴上后光線太黑了,情急之下我把墨鏡扔在了玉米地里,尋思上去從背后抱住她,反正她穿著雨衣呢,肯定看不見我是誰,不行我就用手捂住她眼睛。

    等她從我跟前路過后,我憋著一股子氣,趕緊跳了出去,沖到她身后,直接從后面抱住了她,并用胳膊摟住了她的脖子,她立馬跟發瘋了的母豬一樣叫喚掙扎起來,一直問我是誰,要干啥。

    我不敢說話,甚至都不敢喘氣,就怕她認出我來。

    她的自行車也摔倒在旁邊的地上,我本來想把她拖到玉米地里去,但發現并沒我想象的那么簡單,她的反抗很激烈,還咬我的胳膊,用腳往后面踹我,我此時慌張到極點了,之前想過很多對付她的法子,此時竟然全想不起來了,因為我的手當時摟著她呢,我尋思干脆使勁捏,捏疼她算了。想罷,我使勁捏了一下,她喊了一聲疼后,我轉身就跑,鉆進玉米地之后,我沒敢停留。使勁的跑。

    當時心里除了有一絲fù chóu后的快感外,更多的怕是驚慌害怕了,我最害怕的就是陳圓圓會不會猜出來是我?按理說不會,我也穿著雨衣呢,她的腦袋也一直沒轉過來,沒可能看見我。而且我松開她后就鉆進了玉米地,她怎么可能知道是我呢?

    我也沒敢多想,怕她回去后黑狗熊去我家找我,畢竟他不知道我請假了,肯定要問我為啥沒跟著陳圓圓一起回家,要是去了我家發現我不在,可能會懷疑我,想完,我拼了命的往家跑,回去后將雨衣跟沾滿泥的鞋子藏了起來,唯一讓我有點擔心的就是,我的墨鏡落在那了。不會被人發現吧?黑狗熊會不會報警?不會查到是我吧?

    果然,回來沒片刻功夫,黑狗熊就來我家了,見到我后二話沒說給了我一巴掌,他罵我道:“你他媽的,老子讓你跟著她一起回家,你他媽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我心里有點慌,裝作無辜的樣子給他說我今天下午沒去上課請假了,他嘴里嘀嘀咕咕著,說沒什么事請個jb假,說完他就走了,這讓我有點驚訝。他怎么不跟我提陳圓圓的事?他到底有沒有懷疑到我?氣了著了難氣持這。

    不過仔細一琢磨,人家不提也有他的道理,那時候村里人思想都封建,這事要是傳出去,別人指不定會怎么想,到頭來對陳圓圓的名聲不好,要是這樣的話,起碼黑狗熊他不會去報警,對我來說是好事一件,這天晚上睡覺的時候,我滿腦子都是今天從后面抱住她的情景,那感覺又刺激又享受,我想如果她沒穿雨衣,那抱著的感覺應該會更舒服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敲我家的門,我一開門,見陳圓圓站在我家門口,當時給我嚇壞了,心跳砰砰的。這是她頭一次主動來我家找我,我很慌張,難道她發現是我搞的鬼了?我正要問她有事嗎,她給我遞過來一個塑料袋,里面裝了一些水果,她說這是她爸讓送過來的。

    她說話的態度跟以前相比也要好很多,我心里的石頭也放下了,看來她并沒懷疑我,之所以對我態度好點,怕是也意識到有個男同學一起回家要安全的多,明顯她被嚇怕了,而且我發現。她的眼睛腫了,應該是哭成這樣的,不知道咋的,看著她這樣子,我居然有點心疼。

    我接過水果后,她跟我說等下去她家里一趟,她爸找我有事,說著就走了,這句話讓我心又提了起來,找我有啥事?莫不是懷疑我,現在給我送水果只是先打消我的顧慮?我要去了她家,肯定少不了一番死揍。雖然這個想法有點太勉強,但我確實很害怕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我想太多了,去了陳圓圓家后,黑狗熊給了我一輛二手自行車,讓我以后騎著自行車跟陳圓圓一起走,還給我一把**讓我裝兜里,我自然明白他這是讓我保護陳圓圓呢,但我裝作不明白的問他:“給我刀子干啥呀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不耐煩的說:“給你,你就拿著,廢什么話,記住,從今天開始,你天天上下學都得跟著我家圓圓,要是再請假啥的,先跟我打招呼,知道不?如果再讓我知道,你敢不等我家圓圓。哼哼!”

    我點點頭說知道,心里不但不害怕了,反而有點高興,打這之后,我每天都騎著自行車跟陳圓圓一起上下學,可能是玉米地的事給她產生了心理陰影,她不再像以前那么強勢那么嫌棄我,反而有點依賴我,有時候我跟她離得比較遠了,她還會提醒我近一點,尤其是走到玉米地的時候,她的神色就顯得很慌張。偶爾還會主動跟我說話,估計她覺得說話可以壯膽。

    我那時候都覺得,我的春天來了,要是能一直這么跟她上下學,那日子實在太舒服了,只是我萬萬也想不到。惡夢很快就來臨了。

    記得有一天放學,陳圓圓要打掃衛生,她給我說不用等她,讓我先回家,我覺得挺納悶的,以前她打掃衛生的時候,都是讓我等的,怎么這次不讓我等了,我也沒問她為啥,而是在校門口等她,后來她出來的時候,居然旁邊跟著一個男的。這男的是我們學校的,學習特別好,兩人有說有笑的,我瞬間就明白了,怪不得不讓我等她了,原來有人陪了。

    陳圓圓當時看見我了,她愣了下,并沒有跟我打招呼,推出自己的自行車后跟那個男的走了,不知道為啥,我心里居然有種失落感,陳圓圓一向對男生特別冷,為啥對這個男的有說有笑的,難不成喜歡人家?

    我心里難受了一會后,打算自己回家,但是走到玉米地那的時候,覺得有點不妥,要是讓黑狗熊知道我沒有跟陳圓圓一起回,那他不得弄死我啊,所以干脆就在這等她,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左右吧,突然我聽見縣城方向那邊傳來叫喊聲,好像有人呼救,在仔細一聽,這聲音不是陳圓圓的嗎?js3v3
    注意:章節內容如有錯誤,請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訴我們,我們會及時修正的。謝謝!!
大富翁真人游戏